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事件

哈尔滨市灵异宾馆哈尔滨市依兰县有什么旅游景点【灵异事件】

来源:天喜信息网   浏览量:1   发布日期:2022-01-17

哈尔滨市灵异宾馆,哈尔滨市依兰县有什么旅游景点?

哈尔滨市依兰县有什么旅游景点?

依兰县旅游景区、景点总体布局是一个中心、一个龙头、三大旅游带的“太”字形格局。

“一个中心”:依兰古城中心旅游区。范围:依兰县城及外围区域。 主要景点:有慈云寺、清真寺、博物馆、徽钦二帝坐井观天遗址公园、民俗馆、环城公园、防洪纪念塔、东山公园等。

“一个龙头”:丹清河生态旅游区。 范围:巴兰河、丹清河、迎兰朝鲜民族乡区域。 景区主要由巴兰河漂流区、原始森林、冰川峡谷景区、四块石景区、烽火岩景区、大佛山景区、烟筒山景区、小兴安岭风情谷景区等7个部分组成。

三大旅游带

(1)倭肯河历史文化旅游带。范围:依兰镇以东倭肯河下游。主要景点有珠山、倭肯哈达山、马鞍山、倭肯哈达洞穴遗址、东山怪坡、安兴湿               地等。

(2)松花江历史文化旅游带。范围:松花江依兰流域。主要景点有斡朵里遗址、巴彦通抗俄要塞遗址等。

(3)牡丹江历史文化及观光度假旅游带。范围:牡丹江依兰县流域。主要景点有土城子遗址、古城山庄、晨光渠首公园、莲花泡等。

恐怖旅馆8月17日在那几个电影院上映

恐怖旅馆——8月17日上映 - 沈阳电影院

沙县影剧院8月17日上映国产灵异恐怖影片《恐怖旅馆》

灵异《谁背着我飞行》是怎么一回事啊?

位于河北省肥乡县北高乡的北高村在1977年7月27日(农历六月十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这件事情使得这个一向和睦宁静的村庄笼罩着一层惊慌的气氛———村东头即将成婚的青年农民黄延秋在当天夜晚睡觉时突然失踪,人们四处寻找历时十天仍杳无音讯。他的神秘失踪使他的母亲、未婚妻及同村村民为之不安。

消息传到北高村北侧一公里的辛寨村,村民们将一封过时的加急电报交到北高村一位村委手里。日期标注的是“7月28日”,也就是黄延秋失踪的第二天,电文中写道:

“辛寨黄延秋在上海蒙目路遣送站收留望认领。”

令人不解的是,上海遣送站发报的时间竟是在黄延秋失踪后仅10小时。

北高村离上海市1140公里,当时乘直快车也需22小时到达,而且还必须到45公里外的邯郸市才能搭上火车。而从北高村到邯郸市晚上并不通车,如果是步行到邯郸则需要八九个小时,那么他是怎样赶到的?他去上海干什么呢?

回乡后,黄延秋带着困惑说出了他的奇遇:

7月27日当晚天气闷热,晚10点左右他在刚盖好的、还没来得及装门的新房里睡下。不多时被喧闹声惊醒,睁开双眼时看到的竟然是高楼林立、霓虹闪烁,自己躺在繁华大城市的街头。平时随意摆放的衣物被包在身旁的包裹里。周围的一些牌子上写着“南京市××商店”等。定神后,他开始回想自己怎么来到千里之隔的“南京”。

之后,两个“交通警”模样的人出现在面前,交给了他一张南京到上海的火车票并将他送到站台,还声称他们随后赶到。经过4小时到达上海,他找到了车站的派出所,没想到那两个“交通警”竟在门口等他,并将他送到遣送站。

一个月后逐渐平静的村庄再次惶惑,黄延秋第二次失踪,而这一次他竟神秘地闯进军营。

9月8日晚上,在开完生产大会后,黄延秋再一次神秘失踪。

据他后来说,10点左右在院里的床上睡着,半夜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1000多公里之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黄延秋后来说,那天夜里,周围人影稀疏,又下起了大雨。

这时有两人自称是部队的人,告诉他受长官的委托专门等候黄延秋,并要带他去部队。

渡过黄浦江,接着换乘公共汽车,他们才到达郊外的营房驻地。在部队的门口处有战士持枪站岗。当三人进去时,站岗的士兵竟毫无反应。他们到了一个师部的办公室,在场的军官都很惊讶,就问他是怎么进来的。黄回答,是他们俩带我来的。但惊奇地发现,带他来的两个人不见了。

据军队有关人员说,按照部队纪律,亲友来营房找人要在门口出示证件及书面登记,然后由士兵到门口接应,证明属实才能进来。据当时执勤的门岗和传达室人员说,当时并没有外人进出。次日,部队通知了黄延秋的村委,并将其送回。

9月20日,黄延秋在大队记完工分,在回家的路上突感头晕便没有了知觉。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家宾馆里,有两个年轻人在身边,还是那两个“交通警”。他们告诉他,此地是兰州。令黄感到奇怪的是那两个人的口音随着地方的不同而发生转变。

据黄延秋后来回忆说,休息一天后两人轮班将他背起飞行,两人身高都在180厘米左右,表面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背着飞的时候也能感觉得到他们的体温。按照黄延秋的说法,“飞行高度大概丈把左右”,“四肢不动也没有迎面的风感”,“速度感觉像跑一样快,中途一般不停留”。到达北京后,在长安大剧院没买票就入场观看了《逼上梁山》的大型京剧表演。

接下来,他们来到了距北京100多公里的天津,照例说应该是一个小时到达,但他们却转瞬到达,也是无票入场,观看了故事片《苦菜花》,随后又到达有些凉意的沈阳,接着又由沈阳到哈尔滨,到福州,到南京,由南京又到古都西安。

沿途两人向黄介绍各地的有关信息。最后他又被带回兰州,熟睡中被带到家门口。当他母亲发现他时已经是他失踪十天以后了,他还穿着原有的旧衣,但鞋子不见了。

这就是当时轰动一时的发生在我国冀南地区,涉及河北、南京、上海等19省市大半个中国的“腾空飞跃事件”。

这与普通的UFO目击事件不同,主人公并没有说看到什么UFO,而是被两个神秘的人背着以音速在中国各大城市飞行(前后三次),而且前两次都有大量的人证,即某个时候有村里的人证明在家里,在几个小时后,突然在几千里外的另一个城市出现(有部队军官作证,而且进军营,哨兵根本就没任何反应)(70年代,即使坐火车也没这么快,飞机,70年代的农民可能吗,而且也没有相应时间的航班),有意思的是,这两人还在主人公家里的墙上刻上“山东高登民 高延津 放心”的字样(山东姓高的确多,主人公说此两人个头在180cm左右)。

1977年9月,黄延秋第三次神秘失踪了,而且这次出去的时间最长,去的地方最多。按黄延秋和冀建民的描述,黄延秋在9天之内被两个能飞行的人背着飞跃了19个省市,抵达了兰州、北京、天津、哈尔滨、长春、沈阳、福州、西安八个城市,累计飞行一万多公里,而且每到一个城市几乎都只花了一两个小时,按从沈阳到福州的距离计算,实际交通路程最少在两千公里以上,仍就是两个小时即到,平均每分钟至少飞行20公里,差不多每秒300米左右,这是接近音速的飞行速度。

在这种音速飞行下黄延秋游历了大半个中国,这究竟是一个现代神话还是一个美丽的梦想

求延津灵异事件?要真实的

1977年7月—9月,在河北省肥乡县发生了震惊冀南大地的神秘事件,该县北高乡北高村21岁的村民黄延秋,先后三次在夜晚神秘失踪。第一次黄延秋晚上八九点在家中睡觉,午夜1时左右,不知何故却出现在约1000公里外的南京一大商店门前,又被两神秘交警买票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第二次是晚上9时余,本来睡在院子里床上的黄延秋,半夜一觉醒来,却出现在约1200公里外的上海火车站广场,又是两个穿着军装的神秘人物先后指点他乘船、乘车,最后送他进入一个有他邻村乡亲亲戚在其中做军官的军营中……第三次则最神奇,仍是在夜晚,黄延秋刚出生产队长家门,就眩晕倒地,失去知觉。

午夜醒来时,出现在兰州一旅馆中,两位自称是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自称是黄延秋三次失踪事件的安排者,在第三次,高登民、高延津用9天时间,不借助任何飞行器械,先后背负黄延秋从兰州飞往北京,从北京飞往天津,天津飞往哈尔滨,哈尔滨飞往长春,长春飞往沈阳,沈阳飞往福州,从福州飞往南京,南京飞往西安,西安飞往兰州,总是在白天休息,夜晚飞行,在终点站兰州将黄延秋以未知的方式送回了河北肥乡县北高村的家中。黄延秋的三次神秘失踪及他自述被两位神秘人物背负以高于当时列车20—40倍速度飞往9个省城及直辖市的事件,轰动当地,当年底由肥乡县公安局、宣传部、武装部联合写了一个报告,上报了邯郸地委……上海原部队领导吕庆堂的调查报告

时间:1992年11月19日下午13-14时、1995年5月17日下午16-17时

地点:上海市浦东东昌路东园一村138号408室吕庆堂家

调查人:林起(中国农业工程研究设计院高工)

被调查人:吕庆堂,原上海浦东高炮三师后勤部部长,已离休

记录:(吕庆堂说)我只见过黄延秋一次,是黄第一次来高炮师部队军营的时候,在我家住了一个晚上,我和他谈过话,觉得黄是个非常憨厚的农民,问他话时,他才回答几句。黄第一次来我家的经过是:我用部队小车,派了后勤部副部长芦俊喜和从家乡来的黄的表哥黄延明和远亲钱郝的一起去上海市蒙自路收容站领出黄的。接到我家后。给他吃了一斤挂面。第二天,就派芦俊喜副部长和干事王惠恩送黄等乘火车回老家的。

黄第二次来我家是他自己一人找到我家的。当时我在南京开会,是我老伴和儿子吕海山接待的,儿子给他煮了一斤挂面,全吃了,吃了就呼呼睡了。我老伴找后勤部副部长芦俊喜打电话到南京向我请示,我电话中决定派车送黄上火车,叫芦俊喜和我儿子在第二天给黄买火车票和点心后送黄上火车,我还叫副部长训黄一顿。第二天派了车,由儿子海山送黄到火车上,给他买了吃的,还给他零用钱,直看到火车开后才回家。

对黄延秋第二次来我家一事我很奇怪。第一次来,是用部队小车把他接到我家的,而第二次来是黄延秋穿过上海市到浦东这么远的路来的(从上海原北站到部队营地,坐车、坐船要一个半小时)。他不知道路和我家地址,他是怎么找到我家的?不知道!而部队门卫和传达室都不知道黄进来,他不经过门卫和传达室是怎么进来的?黄从家乡来上海一天多就到达,太快了。我不理解黄延秋两次来我家的原因,都是有人问他,他才说话回答,不和其他人谈话。

吕庆堂的疑问

第一次是用吉普车把黄延秋从上海收容所接到我们部队的,黄根本无法知道行车路线。第二次他自己来,要从上海火车站(北站)坐65路公共汽车到外滩,摆渡过江,再乘81路公共汽车到高桥,再换乘到高行的公共汽车到陆家堰下车,才能找到我部队,他是不可能知道路线的。关于路线,我觉得>>>

后来,我和吕庆堂回老家,听吕庆堂妹妹讲,黄延秋第二次回去后,又走出去九天,到各地去了,他的养母也不找他了。

补充:吕在部队住家的房子是坐北朝南的,进部队的大门门岗只一道。

吕庆堂和他老伴同意,写如上报导。

肥乡县委宣传部出具的证明

先后有邯郸地委书记、肥乡县委宣传部等领导同志出面证明了该事件的真实性,中国 UFO研究会常务理事林起同志和上海UFO研究会章云华同志又在上海调查,写出了证明材料,这确实是一次震惊中外的神秘失踪案,本着为科学为历史负责的精神,我们这次把这些材料汇编在一起征得当事人的同意,完全用真名字真地点,作为一部历史性记录留给后世。这一谜团,相信在UFO研究界和科学界的不断追求探索中,终能揭开神秘的面纱。